1

主题: 古巴点滴

古巴点滴(本文起草于2015年元旦。搁置至今,有感而发。因在旅途,网络不便,图片后补)

短短一个星期的古巴游,蜻蜓点水般滴了解到一些关于古巴的信息。繁忙的日程安排加上飘忽的心绪,无法把感受系统地写成成篇的文字。就把自己的点滴感受和视觉片段碎片般地撒给大家吧。

我们的旅行居住地是位于古巴东北海岸的奥尔金郊区的一家all inclusive(包吃住)4星级酒店。虽然酒店不禁止本地人入驻,但相对高昂的收费估计基本将本地古巴人排除在外了。

奥尔金是古巴第三大城市,有大约35万人口。百姓的居住条件和城市建设停留在中国70年代初期的水平。狭窄的的街道大多是单向行驶。路上混行着汽车、拖拉机、马车、摩托车和自行车。很多汽车是50-60年代的美制雪弗莱、别克、福特的外壳,发动机确是苏制的汽油机或柴油机。好一些的可能用一些韩国产或中国产的汽油发动机。游人戏称这种美俄混配的汽车为“混合动力车”。也许古巴人民根本没见过目前先进的油电混合动力车。

因为美国的制裁和禁运,新型的汽车以中国吉利、韩国现代、日本铃木、法国标致等经济型小车为主。导游说一两新型家用汽车可能售价150000CUC。我觉得有些夸张,但贫油的古巴和路上极少的加油站,说明汽车确实贵得极为奢侈。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乘坐的旅游大巴基本上是中国产的宇通客车。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吉利在古巴销售的小轿车新车价格在26000CUC到38000CUC之间。2011款现代雅绅新车要卖到45000CUC;2013款的法国标致301新车售价真的高达110000CUC。

CUC(Cuban convertible peso)是古巴国内封闭流通的货币之一。于1994年开始使用,到2004年一直与美元等价。它也是政府兑换给外来游客的一种外汇券,但国内百姓也可以持有并正常流通交换。2004年之后古巴禁止美元在市面流通了。这次我们去古巴时一个CUC在和MasterCard的美金折算时相当于1.03美金,应该算是外汇价;但在酒店前台用美金现钞一美元只能换0.86CUC,汇率相当于1.16美金了,算是现钞价格吧。CUC与本地百姓可以使用的另一种常规货币(比索)的比价应该在1:25左右。

城里大一些的、可供游客购物的商店的物价均标有CUC和本地常规比索的两种价格。算是两种货币价格体系并行的双轨制吧。

古巴是卡斯特罗和古巴共产党统治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卡斯特罗和他控制的党是专制的。他们在59年夺取政权后曾经禁止人民的宗教信仰。虽然曾经有50%以上的民众信仰天主教,但现行圣诞节是在98年教皇访问古巴时争取之后才恢复的。

劳尔·卡斯特罗接管权力之后推行了所谓的民主选举。我们一个导游是老党员。他说选举时只要一个威望较高的头目一提名某人,其余党员就会基本附议,没人傻到要提出反对意见的。目前执政的劳尔.卡斯特罗也已经83岁了。据说他2016年两届任职期满,就要退下来了。不知是否有卡氏族人接班?!

虽然卡斯特罗和共产党独裁,但古巴的学校和公共机构并没有悬挂卡氏标准像。简陋的学校倒是都有一个当地民族英雄的雕像。我们去参观的一个只有一间教室的渔村小学的雕像是廉价的吹塑雕像被固定在一个简易的砖砌台子上。这说明卡氏和古共没有像过去的毛氏和北韩金氏那样极度愚民。我们所接触的人也没什么不能说的话。估计言论还是有一定的自由的吧。

古巴的小学到大学教育是免费的。大学生毕业之后要为政府工作两年,以偿付部分学习费用。理工学院的学制是5年,医科院校是6年。

导游说古巴只有四个本土电视台,但其中有两个是供学校收看的教育电视台。所以贫穷的渔村小学的混班教室里也有一台大约29寸的长虹老式显像管彩电。这是政府配给的,每个学校的教室里都有。每个学生有两套半配给的制服,这意味着古巴不会有因为家贫而失学的儿童!

这使我为天朝边远贫困地区的儿童和民办教师以及学校感到极大的不公!我们每年拿出那么多钱来援助这里和那里来冒充国际主义的救世英雄,却不能彻底解决本国贫困儿童的失学问题!引伸一点,我们各地各级政府的大楼富丽堂皇,而很多当地的学校却破烂不堪!一个科级水务干部可以家藏亿万现金,政府却不能拿出经费来把教育搞出个模样来!我们草芥匹夫,只有一声长叹的份了

最后由 观鱼胜过富春江 (2015-06-29 06:48:26) 修改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赞同此帖

2

回复: 古巴点滴

美国的封锁和制裁,加上计划经济,使得古巴百姓的正常收入很低。我们的酒店所在的奥尔金地区每人月收入在15-25CUC左右。冰箱是家庭生活必备的电器,大约在300CUC左右。这意味着一个能干的正常工作的人一年的工资可以凑合着买一台冰箱。当然,大多人都有灰色收入。因为单靠工资的话,大概要饿死了

当地郊区百姓的民居较为简陋。房间很小,但似乎功能区域划分明确。去年飓风掀掉了很多农民住宅的屋顶。很多人家都用的是政府低价提供的石棉瓦或镀锌铁板屋顶郊区条件好一些的房子使用2-3英寸厚的钢筋混凝土平板屋顶,灰灰的墙壁无色彩。窗子上是可以开合的木百叶,但没有玻璃。更好一些民居则有起拱的瓦顶和彩色镶有砖石的墙壁。一般这样的房子装有空调和玻璃窗

城里的房屋窄小拥挤。街角较为高大的漂亮房子都是五九年以前建成的。五九年卡氏掌权之后再无大型奢华民居。想必作为首都的哈瓦那要好很多吧。据说在当地要盖房子可是个要细心安排的系统工程,因为购买建筑材料是相当头疼的事情。导游说,也许你先买了水泥,等你再买到其他建材时,水泥已经过期受潮而不能用了。如果店里有水泥时你不买,那又不知道下次水泥何时到货了。可见古巴的商品供应短缺,和中国70年代的经济状况一样捉襟见肘!

在旅游酒店工作的能干的员工大多可以分得一套较为简易的板楼房一般为两间卧室,带有餐厅和厨房以及卫生间的单元。员工交象征性的房费,20年后产权归员工。但条件是20年内你不能跳槽

旅游从业者大多靠小费收入来作为只要收入。每人每天的小费收入应该抵得上一个月的正式工资了。我们最后一天的市内游览的司机和导游可以从公司拿到25CUC。但是十月到4月的旅游季节,他们因为有用车和导游的便利可以收到小费,他们每人每月还要反交给公司35CUC。他们一般要在旅游旺季的几个月里攒足一年的花费。潮湿炎热的雨季几乎没有游客,他们也就没了收入

我们一家四口旅游一个星期,其中5天有短途出游安排。在古巴没什么东西好买。除了短途旅游本身的费用,其他主要的开销就是小费了。包括餐厅服务员、酒吧服务员、房间服务员、音乐演奏者、门童、导游、司机,马车夫、船长、水手和马夫以及被访问的农户等各色人等实际上都指望游客付小费。如果幸运碰上较为慷慨的游客,一个能说会道、服务好的导游一天可以从一车几十名游客手中至少收入100CUC

古巴政府按人口颁发的配额供应本(类似于原来中国使用的副食本另加一些粮票和布票等票证功能)以显著低于市场价格供应每人每月7磅大米、4磅食糖、250毫升食油、1(?)磅多一点掺了一种似咖啡豆而非咖啡豆的咖啡豆。牛奶和肉类供给有需要的儿童与老人。其余烟叶、布匹等等也在其中。原来肥皂和牙膏也有低价供应,现在已经取消了。看来取消配额是可以预见的将来某一天的事情了

当地一个正常人每月工资大约能购买75个(市价)鸡蛋。但是配额每人每月只有7个鸡蛋。如果每天要吃一个鸡蛋,就得去自由市场或农家以市价购买了。买配给物品的小副食店里的货架空空荡荡。仅有的几个产品的包装也是很低劣的

古巴人喜欢甜食和油炸食品。每人每月配给的4磅(3.6中国市斤)白糖是不够吃的,家里要想办法自己去搞市价白糖。因为喜欢油炸食品,配给的250毫升豆油是不够吃的。所以日常买猪肉时,要想法买些肥肉和猪板油,以便弄些大油来补足

好在包括牙医在内的医疗也是免费的,嗜好甜食而可能会造成的龋齿也就没人顾忌了。古巴曾经每150个人配一个家庭医生。现在因为曾经供石油给古巴的苏联不存在了,古巴只得把大批医生输出到委内瑞拉来换取石油。现在古巴本土大约120户人家配一个家庭医生。病人看病有可能要等候一个小时。人民现在开始抱怨等候时间太长了

家庭医生的诊所是政府统一配给的。大多是两层小楼,刷成淡淡的天蓝色。导游说一般医生一家住在楼上,护士住在楼下。他们就在自己的住宅里服务社区病患人员。

50多岁的导游记得以前的大米是中国供应的。他学的第一句英文就是大米袋子上的“made in China"的英文标识。我不知那时中国的大米是白给的国际主义援助,还是换回了一些古巴糖的交易产品。古巴很少胖人,但导游说他和父母亲都没挨过饿。说明卡氏和古共夺权之后也没有走到不通人性地不顾人民死活的极端。

因为牛马属于生产资料,如果某人擅自杀死一头牛、马,大概要被判处15年左右的重刑。猪肉、羊肉、鸡和鱼是古巴百姓蛋白质的主要来源。牛肉属于稀缺肉类。餐馆里提供的牛肉和厨师对牛肉菜肴的烹调水平也就实在难以令人恭维了!至少对我来说极难入口。

每年圣诞节和新年前后,据说1100多万古巴人要烧烤近200万头整猪。每年这个时候,农户养的肉猪就都基本被预订一空了。谁要是这个时候想临时买一头适合烤着吃的猪,就要花高价了。

每年这个时候古巴百姓家庭聚会的主要内容就是围着烤猪抽烟、喝酒、吃肉、讲笑话、唱歌、跳舞……。一般每头猪的重量不会超过100斤,但烤熟一头猪的时间要花上3-6个小时。

用甘蔗酿造的朗姆酒是古巴特产的烈酒。年头较长的、最好的Havana Club牌的朗姆酒在商店里售价40CUC;便宜的杂牌酒只有3-5CUC。当地啤酒也有至少两个品牌。酒店里正规意大利和法国以及西班牙餐厅里只提供当地的红白葡萄酒。味道很淡,没有酒香,至少引不起我这不善饮酒的人的丝毫兴趣!

古巴的国营商店有雪茄卖。贵的20CUC一只,便宜的品牌雪茄略低于10CUC。在卖各种旅游纪念品、工艺品的自由市场里,偶尔会有人问游客是否要买雪茄。为了禁止游客购买私人售贩的逃税雪茄,据说游客离境时要出示雪茄购买证明,才能带走一定量的雪茄。

短途旅游安排有包括参观雪茄厂的。因为时间较紧,我们没得出时间来去参观。据酒店里商店卖雪茄的店员说,有些品牌的雪茄真的要女工在大腿上卷制。下次去哈瓦那地区时一定安排去看看。

由于历史和政治的原因,古巴人的血统大多不纯粹。在古巴百姓之间开人种、肤色的玩笑毫无忌讳,也完全没有任何种族歧视的政治意义。我们的一个导游并非玩笑地说新年聚会的每个古巴大家庭都有一道彩虹,即家族里至少能找出7个以上的血统:大概是从墨西哥跳岛过来的所谓本土玛雅血统的印第安人、哥伦布时期前来殖民的西班牙人、从黑非洲被贩卖过来的做种植园黑奴的黑人、19世纪末来到古巴的华人劳工、后来的美国人、法国人、共产党统治后的俄罗斯人……

据记载,当年的华人劳工99%以上为未婚男青年,他们也把中华的种子撒进了古巴人多彩的血统里了。抗战期间,为数不多的古巴当地的华人曾经给民国政府捐助了230万美金。可怜卡氏和古共夺权之后的古巴华人失去了回归故里的经济基础,他们很多人的后代大概也没了去中国的奢望!

以中国人的审美角度,奥尔金当地古巴人群里无论肤色黑白,不乏远血缘混血的英俊男士和美丽女郎。他们大多身材健硕,而很少肥胖。每天晚上,酒店组织的演艺节目中那英俊、豪迈的男女歌手和那典雅倜傥的舞郎和性感风骚的舞娘更是令人羡慕、使人怜爱!

当地酒店旁的海水清澈碧蓝、岸边细腻的沙滩在阳光照耀下亮得刺眼。当地有历史意义的景点极少,旅游项目大多很初级近乎粗糙。酒店的房间比较干净,但设施略显低档。餐饮品种较少,而且不够精致,但还算干净。饭菜味道贫乏,很少绿叶蔬菜。

服务人员的态度还说得过去。因为旅游业是政府主要的外汇来源支柱,所以从业人员没人敢虐待游客。导游举例说,如果他要搀扶游客时一不小心用指甲划伤了游客,游客如果因此告他,他是会被判有罪的。这比我们很多景区黑导游殴打顾客之举,真有天壤之别了!

古巴私营经济的规模现在还是受限制的。当地私营餐馆规模原来不准超过5张餐桌,每桌4人。最近据说规模放大到21张餐桌了。

我们在奥尔金当地看到唯一烟囱是当地一家曾经红火、现已停业的糖厂的。除此之外,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典型的工厂。

据说当地富产镍和钴矿,但是我们没有看到采矿和冶炼的任何蛛丝马迹。

城市里电力的供应基本可以保障,但夜晚我们能看到灯光的人家大多点的是食指粗细的小荧光灯,估计功率也就是10-15瓦。傍晚临近天黑时,城里的人们大多在门外乘凉,屋里黑着灯。从户外电视天线的数量看,电视是较为稀少的家用电器。我们住的酒店里的电视可以收到BBCHBO以及Disney频道电视,还有中国中央电视台第九频道的外语节目。不知普通百姓家是否可以接收到欧美的电视节目。

水上活动的双体船和钓鱼、潜水用的游船的船龄都不是很老。但是钓鱼船上配备的钓具性能却不是很好。我拖钓到的一条至少有一米六以上的Atlantic Blue Marlin鱼(大西洋蓝枪鱼)在船边跑掉了,原因是连接路亚所用的别针断裂了。

在另一天另一次海湾垂钓时,接待方提供给我们的轻型钓具里渔竿都是断了稍的残竿,线轮也是被海水腐蚀的几乎转不动的两轴承低端线轮。鱼钩和线组以及铅坠的配备极不合理,虽然可以感觉到很多鱼在就饵,但提竿时中鱼却很少。好在本人还有些运气,勉强钓上一条漂亮的14英寸长的bone fish(银鳞硬骨梭鱼)。

在自然公园里给我们安排的骑马活动所配的马大多不够健壮,甚至是毛色晦暗的瘦马。但导游的热情周到,使人觉得他们尽了百分之百的努力!

我在HSBC银行的客户经理的丈夫是古巴人,他们夫妻两人每年都回古巴探亲。我们临行前,她一再叮嘱我们不要饮用非瓶装水,并告诫我们自己带足手纸。也许是我们所去的地方都是成熟景点,厕所还都比较干净而且提供质量尚好的手纸。另外,她还告诉我MasterCard在古巴不能用。但我们在安排当地短途旅行时成功地使用了MasterCard支付。

我们所去的海滩、郊野和农庄大多有蚊虫,但我们察觉到的蚊子体型很小。可我儿子双腿被咬了很多处并发生了过敏反应,不得不取消了他最后的短途旅游项目,留在酒店静养。在酒店医务室里医生给他开了一板抗过敏的氯雷他定片剂,是西班牙Kern制药公司的产品。为此我们支付了24CUC现金。临行前我们根据建议,购买了RBC的相关旅行保险。因为人们传说没有保险卡,古巴边检不让游客入境的。但是我们入关时并没有人查验我们的保险。也许我们可以从保险公司得到药品费用的赔付吧!

餐厅里提高的新鲜水果品种不多。苹果和草莓似乎都是稀缺品种,当地没有种植。香蕉、菠萝、木瓜和番石榴是当地产的。古巴的西瓜多籽、不甜,使我想起了北京当年那种以产籽为主的肉瓤西瓜(即所谓打瓜)。

前文提到古巴人如果擅杀一头牛会被判予15年的重刑。还有一点值得一体的是,如果某人不小心开车撞死了一头牛,除了肇事者要被判刑并适当赔偿之外,被撞死的牛仔经过兽医拍照、取样、检查、报告之后就要火化掉。当地人并不能分而食之!

这一点也从某种程度上杜绝了有人利用特权故意撞死耕牛而获取牛肉的做法。在天朝,有很多人实际就是钻这样的法律空子,利用车祸撞死某些野物来获取野味,或是干脆猎杀后说是撞死的。

最后由 观鱼胜过富春江 (2015-06-29 07:29:54) 修改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赞同此帖

3

回复: 古巴点滴

观鱼胜过富春江 写:

古巴点滴(本文起草余2015年元旦。搁置至今,有感而发。因在旅途,网络不便,图片后补)

 

短短一个星期的古巴游,蜻蜓点水般滴了解到一些关于古巴的信息。繁忙的日程安排加上飘忽的心绪,无法把感受系统地写成成篇的文字。就把自己的点滴感受和视觉片段碎片般地撒给大家吧。

我们的旅行居住地是位于古巴东北海岸的奥尔金郊区的一家all inclusive(包吃住)4星级酒店。虽然酒店不禁止本地人入驻,但相对高昂的收费估计基本将本地古巴人排除在外了。

奥尔金是古巴第三大城市,有大约35万人口。百姓的居住条件和城市建设停留在中国70年代初期的水平。狭窄的的街道大多是单向行驶。路上混行着汽车、拖拉机、马车、摩托车和自行车。很多汽车是50-60年代的美制雪弗莱、别克、福特的外壳,发动机确实苏制的汽油机或柴油机。好一些的可能用一些韩国产或中国产的汽油发动机。游人戏称这种美俄混配的汽车为“混合动力车”。也许古巴人民根本没见过目前先进的油电混合动力车。

因为美国的制裁和禁运,新型的汽车以中国吉利、韩国现代、日本铃木、法国标致等经济型小车为主。导游说一两新型家用汽车可能售价150000CUC。我觉得有些夸张,但贫油的古巴和路上极少的加油站,说明汽车确实贵得极为奢侈。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乘坐的旅游大巴基本上是中国产的宇通客车。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吉利在古巴销售的小轿车新车价格在26000CUC到38000CUC之间。2011款现代雅绅新车要卖到45000CUC;2013款的法国标致301新车售价真的高达110000CUC。

CUC(Cuban
convertible
peso)是古巴国内封闭流通的货币之一。于1994年开始使用,到2004年一直与美元等价。它也是政府兑换给外来游客的一种外汇券,但国内百姓也可以

持有并正常流通交换。2004年之后古巴禁止美元在市面流通了。这次我们去古巴时一个CUC在和MasterCard的美金折算时相当于1.03美金,应

该算是外汇价;但在酒店前台用美金现钞一美元只能换0.86CUC,汇率相当于1.16美金了,算是现钞价格吧。CUC与本地百姓可以使用的另一种常规货
币(比索)的比价应该在1:25左右。

城里大一些的、可供游客购物的商店的物价均标有CUC和本地常规比索的两种价格。算是两种货币价格体系并行的双轨制吧。

古巴是卡斯特罗和古巴共产党统治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卡斯特罗和他控制的党是专制的。他们在59年夺取政权后曾经禁止人民的宗教信仰。虽然曾经有50%以上的民众信仰天主教,但现行圣诞节是在98年教皇访问古巴时争取之后才恢复的。

劳尔·卡斯特罗接管权力之后推行了所谓的民主选举。我们一个导游是老党员。他说选举时只要一个威望较高的头目一提名某人,其余党员就会基本附议,没人傻到要
提出反对意见的。目前执政的劳尔.卡斯特罗也已经83岁了。据说他2016年两届任职期满,就要退下来了。不知是否有卡氏族人接班?!

虽然卡斯特罗和共产党独裁,但古巴的学校和公共机构并没有悬挂卡氏标准像。简陋的学校倒是都有一个当地民族英雄的雕像。我们去参观的一个只有一间教室的渔村小学的雕像是廉价的吹塑雕像被固定在一个简易的砖砌台子上。这说明卡氏和古共没有像过去的毛氏和北韩金氏那样极度愚民。我们所接触的人也没什么不能说的话。估计言论还是有一定的自由的吧。

古巴的小学到大学教育是免费的。大学生毕业之后要为政府工作两年,以偿付部分学习费用。理工学院的学制是5年,医科院校是6年。

导游说古巴只有四个本土电视台,但其中有两个是供学校收看的教育电视台。所以贫穷的渔村小学的混班教室里也有一台大约29寸的长虹老式显像管彩电。这是政府配给的,每个学校的教室里都有。每个学生有两套半配给的制服,这意味着古巴不会有因为家贫而失学的儿童!

这使我为天朝边远贫困地区的儿童和民办教师以及学校感到极大的不公!我们每年拿出那么多钱来援助这里和那里来冒充国际主义的救世英雄,却不能彻底解决本国贫困儿童的失学问题!引伸一点,我们各地各级政府的大楼富丽堂皇,而很多当地的学校却破烂不堪!一个科级水务干部可以家藏亿万现金,政府却不能拿出经费来把
教育搞出个模样来!我们草芥匹夫,只有一声长叹的份了!

最后由 若冰 (2015-06-19 19:13:58) 修改


择善人而交, 择善书而读, 择善言而听, 择善行而从。

赞同此帖

4

回复: 古巴点滴

观鱼胜过富春江 写:
 美国的封锁和制裁,加上计划经济,使得古巴百姓的正常收入很低。我们的酒店所在的奥尔金地区每人月收入在15-25CUC左右。冰箱是家庭生活必备的电器,大约在300CUC左右。这意味着一个能干的正常工作的人一年的工资可以凑合着买一台冰箱。当然,大多人都有灰色收入。因为单靠工资的话,大概要饿死了。

当地郊区百姓的民居较为简陋。房间很小,但似乎功能区域划分明确。去年飓风掀掉了很多农民住宅的屋顶。很多人家都用的是政府低价提供的石棉瓦或镀锌铁板屋顶。

郊区条件好一些的房子使用2-3英寸厚的钢筋混凝土平板屋顶,灰灰的墙壁无色彩。窗子上是可以开合的木百叶,但没有玻璃。更好一些民居则有起拱的瓦顶和彩色镶有砖石的墙壁。一般这样的房子装有空调和玻璃窗。

城里的房屋窄小拥挤。街角较为高大的漂亮房子都是五九年以前建成的。五九年卡氏掌权之后再无大型奢华民居。想必作为首都的哈瓦那要好很多吧。据说在当地要盖房子可是个要细心安排的系统工程。购买建筑材料是相当头疼的事情。导游说,也许你先买了水泥,等你再买到其他建材时,水泥已经过期受潮而不能用了。如果店里有水泥时你不买,那又不知道下次水泥何时到货了!

在旅游酒店工作的能干的员工大多可以分得一套较为简易的板楼房一般为两间卧室,带有餐厅和厨房以及卫生间的单元。员工交象征性的房费,20年后产权归员工。但条件是20年内你不能跳槽。

旅游从业者大多靠小费收入来作为只要收入。每人每天的小费收入应该抵得上一个月的正式工资了。我们最后一天的市内游览的司机和导游可以从公司拿到25CUC。但是十月到4月的旅游季节,他们因为有用车和导游的便利可以收到小费,他们每人每月还要反交给公司35CUC。他们一般要在旅游旺季的几个月里攒足一年的花费。潮湿炎热的雨季几乎没有游客,他们也就没了收入。

我们一家四口旅游一个星期,其中5天有短途出游安排。在古巴没什么东西好买。除了短途旅游本身的费用,其他主要的开销就是小费了。包括餐厅服务员、酒吧服务员、房间服务员、音乐演奏者、门童、导游、司机,马车夫、船长、水手和马夫以及被访问的农户等各色人等实际上都指望游客付小费。如果幸运碰上较为慷慨的游客,一个能说会道、服务好的导游一天可以从一车游客手中至少收入100多CUC。

古巴政府按人口颁发的配额供应本(类似于原来中国使用的副食本另加一些粮票和布票等票证功能)以显著低于市场价格供应每人每月7磅大米、4磅食糖、250毫升食油、1(?)磅多一点掺了一种似咖啡豆而非咖啡豆的咖啡豆。牛奶和肉类供给有需要的儿童与老人。其余烟叶、布匹等等也在其中。原来肥皂和牙膏也有低价供应,现在已经取消了。看来取消配额是可以预见的将来某一天的事情了。

当地一个正常人每月工资大约能购买75个(市价)鸡蛋。但是配额每人每月只有7个鸡蛋。如果每天要吃一个鸡蛋,就得去自由市场或农家以市价购买了。买配给物品的小副食店里的货架空空荡荡。仅有的几个产品的包装也是很低劣的。

古巴人喜欢甜食和油炸食品。每人每月配给的4磅(3.6中国市斤)白糖是不够吃的,家里要想办法自己去搞市价白糖。因为喜欢油炸食品,配给的250毫升豆油是不够吃的。所以日常买猪肉时,要想法买些肥肉和猪板油,以便弄些大油来补足。

好在包括牙医在内的医疗也是免费的,嗜好甜食而可能会造成的龋齿也就没人顾忌了。古巴曾经每150个人配一个家庭医生。现在因为曾经供石油给古巴的苏联不存在了,古巴只得把大批医生输出到委内瑞拉来换取石油。现在古巴本土大约120户人家配一个家庭医生。病人看病有可能要等候一个小时。人民现在开始抱怨等候时间太长了。

家庭医生的诊所是政府统一配给的。大多是两层小楼,刷成淡淡的天蓝色。导游说一般医生一家住在楼上,护士住在楼下。他们就在自己的住宅里服务社区病患人员。

50多岁的导游记得以前的大米是中国供应的。他学的第一句英文就是大米袋子上的“made in China"的英文标识。我不知那时中国的大米是白给的国际主义援助,还是换回了一些古巴糖的交易产品。古巴很少胖人,但导游说他和父母亲都没挨过饿。说明卡氏和古共夺权之后也没有走到不通人性地不顾人民死活的极端。

因为牛马属于生产资料,如果某人擅自杀死一头牛、马,大概要被判处15年左右的重刑。猪肉、羊肉、鸡和鱼是古巴百姓蛋白质的主要来源。牛肉属于稀缺肉类。餐馆里提供的牛肉和厨师对牛肉菜肴的烹调水平也就实在难以令人恭维了!至少对我来说极难入口。

每年圣诞节和新年前后,据说1100多万古巴人要烧烤近200万头整猪。每年这个时候,农户养的肉猪就都基本被预订一空了。谁要是这个时候想临时买一头适合烤着吃的猪,就要花高价了。

每年这个时候古巴百姓家庭聚会的主要内容就是围着烤猪抽烟、喝酒、吃肉、讲笑话、唱歌、跳舞……。一般每头猪的重量不会超过100斤,但烤熟一头猪的时间要花上3-6个小时。

用甘蔗酿造的朗姆酒是古巴特产的烈酒。年头较长的、最好的Havana Club牌的朗姆酒在商店里售价40CUC;便宜的杂牌酒只有3-5CUC。当地啤酒也有至少两个品牌。酒店里正规意大利和法国以及西班牙餐厅里只提供当地的红白葡萄酒。味道很淡,没有酒香,至少引不起我这不善饮酒的人的丝毫兴趣!

古巴的国营商店有雪茄卖。贵的20多CUC一只,便宜的品牌雪茄略低于10CUC。在卖各种旅游纪念品、工艺品的自由市场里,偶尔会有人问游客是否要买雪茄。为了禁止游客购买私人售贩的逃税雪茄,据说游客离境时要出示雪茄购买证明,才能带走一定量的雪茄。

短途旅游安排有包括参观雪茄厂的。因为时间较紧,我们没得出时间来去参观。据酒店里商店卖雪茄的店员说,有些品牌的雪茄真的要女工在大腿上卷制。下次去哈瓦那地区时一定安排去看看。

由于历史和政治的原因,古巴人的血统大多不纯粹。在古巴百姓之间开人种、肤色的玩笑毫无忌讳,也完全没有任何种族歧视的政治意义。我们的一个导游并非玩笑地说新年聚会的每个古巴大家庭都有一道彩虹,即家族里至少能找出7个以上的血统:大概是从墨西哥跳岛过来的所谓本土玛雅血统的印第安人、哥伦布时期前来殖民的西班牙人、从黑非洲被贩卖过来的做种植园黑奴的黑人、19世纪末来到古巴的华人劳工、后来的美国人、法国人、共产党统治后的俄罗斯人……。据记载,当年的华人劳工99%以上为未婚男青年,他们也把中华的种子撒进了古巴人多彩的血统里了。抗战期间,为数不多的古巴当地的华人曾经给民国政府捐助了230万美金。可怜卡氏和古共夺权之后的古巴华人失去了回归故里的经济基础,他们很多人的后代大概也没了去中国的奢望!

以中国人的审美角度,奥尔金当地古巴人群里无论肤色黑白,不乏远血缘混血的英俊男士和美丽女郎。他们大多身材健硕,而很少肥胖。每天晚上,酒店组织的演艺节目中那英俊、豪迈的男女歌手和那典雅倜傥的舞郎和性感风骚的舞娘更是令人羡慕、使人怜爱!

当地酒店旁的海水清澈碧蓝、岸边细腻的沙滩在阳光照耀下亮得刺眼。当地有历史的景点极少,旅游项目大多很初级近乎粗糙。酒店的房间比较干净,但设施略显低档。餐饮品种较少,而且不够精致,但还算干净。饭菜味道贫乏,很少绿叶蔬菜。服务人员的态度还说得过去。因为旅游业是政府主要的外汇来源支柱,所以从业人员没人敢虐待游客。导游举例说,如果他要搀扶游客时一不小心用指甲划伤了游客,游客如果因此告他,他是会被判有罪的。这比我们很多景区黑导游殴打顾客之举,真有天壤之别了!

古巴私营经济的规模是受限制的。当地私营餐馆规模原来不准超过5张餐桌,每桌4人。最近据说规模放大到21张餐桌了。

我们在奥尔金当地看到唯一烟囱是当地一家曾经红火、现已停业的糖厂的。除此之外,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典型的工厂。

据说当地富产镍和钴矿,但是我们没有看到采矿和冶炼的任何蛛丝马迹。

城市里电力的供应基本可以保障,但夜晚我们能看到灯光的人家大多点的是食指粗细的小荧光灯,估计功率也就是10-15瓦。傍晚临近天黑时,城里的人们大多在门外乘凉,屋里黑着灯。从户外电视天线的数量看,电视是较为稀少的家用电器。我们住的酒店里的电视可以收到BBC和HBO以及Disney频道电视,还有中国中央电视台第九频道的外语节目。不知普通百姓家是否可以接收到欧美的电视节目。

水上活动的双体船和钓鱼、潜水用的游船的船龄都不是很老。但是钓鱼船上配备的钓具性能却不是很好。我拖钓到的一条至少有一米六以上的Atlantic Blue Marlin鱼(大西洋蓝枪鱼)在船边跑掉了,原因是连接路亚所用的别针断裂了。

在另一天另一次海湾垂钓时,接待方提供给我们的轻型钓具里渔竿都是断了稍的残竿,线轮也是被海水腐蚀的几乎转不动的两轴承低端线轮。鱼钩和线组以及铅坠的配备极不合理,虽然可以感觉到很多鱼在就饵,但提竿时中鱼却很少。好在本人还有些运气,勉强钓上一条漂亮的14英寸长的bone fish(银鳞硬骨梭鱼)。

在自然公园里给我们安排的骑马活动所配的马大多不够健壮,甚至是毛色晦暗的瘦马。但导游的热情周到,使人觉得他们尽了百分之百的努力!

我在HSBC银行的客户经理的丈夫是古巴人,他们夫妻两人每年都回古巴探亲。临行前,她一再叮嘱我们不要饮用非瓶装水,并告诫我们自己带足手纸。也许是我们所去的地方都是成熟景点,厕所还都比较干净而且提供质量尚好的手纸。另外,她还告诉我MasterCard在古巴不能用。但我们在安排当地短途旅行时成功地使用了MasterCard支付。

我们所去的海滩、郊野和农庄大多有蚊虫,但我们察觉到的蚊子体型很小。可我儿子双腿被咬了很多处并发生了过敏反应,不得不取消了他最后的短途旅游项目,留在酒店静养。在酒店医务室里医生给他开了一板抗过敏的氯雷他定片剂,是西班牙Kern制药公司的产品。为此我们支付了24CUC现金。我们临行前根据建议,购买了RBC的相关旅行保险。因为人们传说没有保险卡,古巴边检不让游客入境的。但是我们入关时并没有人查验我们的保险。也许我们可以从保险公司得到药品费用的赔付吧!

餐厅里提高的新鲜水果品种不多。苹果和草莓似乎都是稀缺品种,当地没有种植。香蕉、菠萝、木瓜和番石榴是当地产的。古巴的西瓜多籽、不甜,使我想起了北京当年那种以产籽为主的肉瓤西瓜(即所谓“打瓜”)。


择善人而交, 择善书而读, 择善言而听, 择善行而从。

赞同此帖

5

回复: 古巴点滴

观鱼胜过富春江 写:

前文提到古巴人如果擅杀一头牛会被判予15年的重刑。还有一点值得一体的是,如果某人不小心开车撞死了一头牛,除了肇事者要被判刑并适当赔偿之外,被撞死的牛仔经过兽医拍照、取样、检查、报告之后就要火化掉。当地人并不能分而食之!

这一点也从某种程度上杜绝了有人利用特权故意撞死耕牛而获取牛肉的做法。在天朝,有很多人实际就是钻这样的法律空子,利用车祸撞死某些野物来获取野味,或是干脆猎杀后说是撞死的。

找到不显示的原因了!字数限制!回头让大苹果增加字数上限!sorry!


择善人而交, 择善书而读, 择善言而听, 择善行而从。

赞同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