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题: 醒過來 (ZT)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煩惱,
       所以有許多人,不約而同地問了佛祖一樣的問題:

      「我該怎麼做,才能不再煩憂?」

       佛祖給的答案都相同: 
      「只要放下,你就能不再煩惱。」   

       有個自以為聰明的人很不服氣,
       便專程去找佛祖,挑釁地問:

      「世上有千千萬萬個人,就有千千萬萬種煩惱。
       但是您給他們的解決方式都完全相同,那豈不是太可笑了?」

       佛祖沒有生氣,只是反問男子:
      「你晚上睡覺的時候,會做夢嗎?」

      「當然會!」男子回答。

      「那麼,你每天晚上做的夢,都是一樣的嗎?」佛祖又問。

      「當然是不一樣的。」

      「你睡了千千萬萬次,就做了千千萬萬個夢。」
       佛祖微笑地說:
      「但是要結束夢的方法,卻都是一樣的,
        那就是:『醒過來』!」

       男子聽到佛祖的回答,啞口無言。

       我很喜歡這則禪宗故事。
       這則故事把煩惱比喻成「夢」,只要我們願意放下,
       就能從夢中清醒來。
       無論你的煩惱是什麼,方法都是一樣的。 


~~~~~~~~~~~~~~~~~~~~~~~~~~~~~~~~~~~~~~~~~~~~

    我當義工的時候,分別探訪過兩個老婦人。
    她們的人生際遇有驚人的雷同:

    都自小喪母,成為別人的養女;
    都嫁了一個酗酒的老公;兒子都很不孝順;
    兩人身體都不好,晚年都在洗腎。
    然而,她們兩人的心境卻大不相同。

     第一個老婦人談及往事,她處之泰然。
     她說種種的不順遂,是她人生的功課,現在她年紀大了,
     該吃的苦都吃過了,所以她覺得自己真好运,
     人生像倒吃甘蔗,愈來愈順利。
     這名老婦人,現在是某公益團體的義工。

     第二個老婦人談及往事,仍然咬牙切齒。
     她指天怪地,罵兒子詛咒媳婦,她說老天爺對她真不公平!
     這名老婦人,也跟那個公益團體有關,但她不是義工,
     而是受到義工關懷的憂鬱症患者。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她們兩個臉上的表情、
     散發的氣息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當下讓我感覺: 中國人說的「相由心生」,真的非常有道理。
     
     當義工的老太太,因為已經放下了煩惱,
     所以給人的感覺是祥和又親切,
     讓人很想親近,表情有如菩薩。

     得憂鬱症的老婦人,還把多年來的不順遂、痛苦扛在肩上,
     她的氣息尖銳又暴烈,讓人避之唯恐不及,表情如同厲鬼。

     然而,對於後者,其實我是深刻地同情的。
     她的一輩子都在吃苦,但她不但不願意放下那些苦,
     還要抱著那些其實已經遠離的苦難不放,讓它們繼續折磨自己。

     也許,人生真的有太多無法逆轉的苦難、無法挽回的遺憾。
     也許在夜闌人靜的時候,我們會因此哭泣,覺得蒼天真是無情,
     竟然讓我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

     但是,你我都不應該忘記,
     能將我們從痛苦的地獄拯救出來的,
     絕對不是別人,只有我們自己。

     人生有太多包袱,
     我們可以選擇將它一一扛在肩上,
     也能選擇瀟灑地放下它們,
     而能否放下,則會決定我們未來的人生,
     將繼續痛苦,還是可以享有幸福。

     想擺脫惡夢的糾纏,唯一的方式是「醒過來」;
     想忘卻人生的不順遂,唯一的方法就是「放下」。

     人生有太多包袱,我們可以選擇將它一一扛在肩上,
     也能瀟灑地放下它們... ...


择善人而交, 择善书而读, 择善言而听, 择善行而从。

赞同此帖

2

回复: 醒過來 (ZT)

朋友说起那孩子走前长长的细节,平静的话语里,却让我强烈的感受到那种钻心的疼, sad  sad
人生一瞬,说长也长,说短也短,能醒过来,能放下包袱,好好的珍惜我们身边的亲人和朋友。
华人圈就那么小,流浪在外的人,不容易,谁都有需要帮助的那一瞬,

赞同此帖

3

回复: 醒過來 (ZT)

身要醒着,心也要醒着……

回想起当年/    没问完的问题很不少/    只是到如今/    还需要答案的已经不多/    关于我从何处来/    要往那里去/    关于可去不可去/    能来不能来/    关于有与没有/    以及够与不够/    关于爱与不爱/    以及该与不该/    关于星星月亮与太阳/    以及春花秋月何时开/

赞同此帖